花精療法 (Flower Essences)
花精療法Flower Essences
花精療法以口服方式使用,這幾年來,我已在臨床上使用花療法醫治上萬人次,不僅協助患者紓緩、解除情緒上的困擾,更減緩人格上的偏差,讓患者的身、心臻於完善。

用自然花精管理情緒
花精療法與芳香療法都是順勢療法的一種。芳香療法是由植物的花、果、葉、木所萃取,多為油性,使用方法為外用,少數可內服;花精療法則是含有酒精的訊息水,以口服方式使用。這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治療方法,無論其基本理論或製劑都是完全不一樣的。

花精療法的源起-從一顆花上的露珠開始
花療法起源於十九世紀末,由歐洲醫師愛德華˙巴赫(Dr.Edward Bach)所創。西元一八八六年出生的巴赫醫師對自己情緒的覺察程度,比一般人來得敏感與清澈;有一天,巴赫醫師感覺自已有股負面的情緒即將爆發,但潛意識卻帶領他往花園的方向走去,摘取沐浴在朝露中的花瓣放在唇上、汲取它的露珠,不一會兒他便恢復了平靜。因此,巴赫醫師認為花朵中蘊含著某種能量,透過露珠的轉換進入人體之後,可以平衡人們各種負面的情緒。

美國相繼發展一百多種
美國製造出一百多種花精,並詳細分析各種不同形式的情緒人格特質與困擾,例如:
Agrimony(龍芽草):逃離現實、假裝快樂的人,也就是習慣將自己的苦痛隱藏在歡笑之下。通常這種人是聰明而活潑的,不過老戴著面具示人,心理壓力自不在話下!龍芽草花精即有助於幫助他們適度的釋放情緒,達到平衡的效果。
Mustard(芥子花):沒有特別原因就容易感到憂鬱、低潮的人,他們非常不快樂,但又不知道為什麼?甚至他們已擁有了一切,仍然覺得烏雲罩頂。芥子花精有助於幫助他們撥雲見日,讓情緒回到正常軌道。

在地方式製作優質花精
最初,巴赫醫師在透明的玻璃瓶中置入純淨的水與盛放的花朵,再將玻璃瓶放在泥地上,藉由陽光照射三~四個小時後,花朵的能量便融於水中。如今,外國廠商已極少用此傳統方式來製作花精,多採用能量轉換法來製作,直接將花朵的能量與訊息轉換並傳遞至水中,並以微量的醇酒保存其原始振動頻率。西方使用百分之四十的白蘭地酒,我在臨床上則發現台灣金門高梁效果更佳,且酒精比例可彈性調整,讓患者服用時不覺得有太過濃郁的酒味。只是各家使用的勢能(註1)不同,如何選擇最佳勢能的花精,則是各家廠商的商業機密;但經過多年的臨床研究,我已開發出真正適合東方人的花療勢能,在臨床上,才能將花療法在東方人身上發揮極致的效果。

療癒之路像剝洋蔥

人們在有很微妙的情緒變化時,即可透過花精療法覺察情緒,幫助自我了解。服用正確的花精,可見立即效果,且可以一層層剖析過去種種情緒對現在的影響,任何人都可以利用花精來度過人生的起伏轉折。服用花精更可以預防負面情緒的累積,避免形成情緒的疾病,使人格朝正向發展。

大自然賜予的瑰寶
主流醫學的體系中,有關身心整合醫學的醫療服務極少,但大多數病患的病因,尤其是慢性病,很可能源自於心理的不平衡;所以若要追求健康,除了生理的治療之外,還要再加上心理的平衡,即所謂「身心醫學」。人生中難免遭遇外界的變動與壓力,也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思考與行為模式,有時候習以為常到不自知、不自主的地步,長期累積負面的情緒便會逐漸影響身體,使疾病蠢蠢欲動!當情緒如同炸彈的引信一觸即發時,花療就可以協助改變人們慣性的反應,舒緩因長期失衡、能量無法暢通所產生的頭痛、背痛、倦怠、肩頸僵硬……等等。

三合一情緒人格整合療法
花精檢測可以幫助我們瞭解患者的情緒人格面向,與花精合併使用適當的西藥處方,對患者會有較完整的幫助。如果單以西藥治療情緒疾病,因為成分單一,單方效果明顯,易有副作用;而中藥可決定情緒疾病由哪個臟腑而來,再合併中藥與花精使用,便能將副作用減至最少,且能明顯增加療效。因此中、西醫藥與花療三合一情緒人格整合療法,是我最提倡應用的情緒疾病治療方法,經我數年無數的臨床觀察,亦證實有相當驚人的成效,尤以治療行為、情緒、精神異常等疾病為最!輔助治療一些內科的疾病,也常有出人意表的效果。

開框說明:風箏理論
一般而言,情緒人格障礙患者(或精神障礙患者)大多會造成周圍親友及家屬莫大的困擾與生活照顧的壓力。情緒人格障礙患者(或精神障礙患者)在發作急性疾病時,就好像「斷線的風箏」飛出去而無法控制,因此精神科醫師為了減少大家的困擾,希望儘速控制患者病情,寧願讓患者產生「呆滯」的副作用,也不希望慢慢控制患者病情(就好像為了怕風箏飛走,無法控制,而用力將風箏拉下落在地上)。因為控制患者病情的時間愈長,大家的困擾愈多。此時,醫師只能靠臨床經驗選取藥物種類並使用較大的劑量,來控制患者當時的狀況,快速的讓患者由混亂中恢復安定,即使讓患者產生「呆滯」的副作用,也在所不惜。當然,這是「不是辦法」中的「辦法」。
如何為患者「選取適當的藥物種類與劑量」,在此時對患者與其家人而言,均具有重大的意義,因為我們希望做到的是:「治療患者」,而不是:「打昏患者」。
當風箏快要失控飛出去時,我們希望用的是「適當的用力方向與力量」,讓風箏能在適當的控制中,繼續在空中飛翔。而不是在情急之下「用力急拉」,導致風箏落地,無法繼續飛翔。
此時,「選取適當的藥物種類與劑量」就可以相對的讓患者快速回歸正常生活,而比較不易產生「呆滯」的副作用,所以,運用「傅爾電針」選取藥物種類與劑量的「藥物診斷學」就是一個可以相對正確「選取適當的藥物種類與劑量」的方法,並可同時作為患者疾病診斷的輔助工具。這也是我們一直費盡心思推廣「另類醫學」的原因之一。
在臨床中,我們經常發現被診斷為「憂鬱症」的患者,其實他們只是:「躁鬱症」的另外一種表現,到底「憂鬱症」與「躁鬱症」患者的臨床症狀有何不同?為何經常被錯誤診斷,根據我多年的臨床經驗與觀察,「憂鬱症」的內在狀況是:「鬱、有想要躲起來的感覺」,而「躁鬱症」引起的「鬱」內在狀況是:「內心仍有攻擊的慾望、只是不敢」。兩種狀況臨床表現極為類似,都是用「鬱」來表現,所以臨床的問診與觀察非常重要。
許多「躁鬱症」的患者被誤診為「憂鬱症」,服用百憂解….等抗鬱藥物(註)治療後,產生了「恐慌」的副作用。此時往往患者又被多安上了一個診斷:「恐慌症」。到底「恐慌症」是患者原有的疾病呢?還是因為錯誤診斷、治療後的副作用呢?我們在臨床上發現,後者竟然比前者還多,當然也只有被錯誤診斷、治療的患者,才會來找我們治療,所以會有這樣的結果。
我們永遠不會否定主流醫學中精神科醫師的專業能力與價值,但精神科一再的更新疾病診斷的分類與改變治療的藥物,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我們深信「主流醫學」與「另類醫學」如果能拋棄門戶之見,真正相輔相成,相信必是患者與醫師共同的福氣!

BOX 如何服用花精
花精保存在裝有滴管的玻璃瓶中,使用時直接將適當的花精劑量滴在舌下,口含約十秒左右吞下即可。純天然的花精的作用,在於提供溫和安全的情緒支持,不會與任何傳統藥劑產生衝突,沒有任何副作用,嬰幼兒及孩童、甚至寵物都可放心使用。

花精療法臨床實例-雙胞胎姐弟行為不再異常
曾有一位住在高雄的廖媽媽,帶著一對龍鳳胎北上找我。這對雙胞胎姐弟在小學裡的行為異常,已讓廖媽媽數度被校方約談,要家長多加管教!孩子畢竟是孩子,單就行為舉止無法說其所以然,找不到問題點的廖媽媽遂帶著困擾來尋求我的協助。

不用開刀的子宮肌瘤

有一位四十二歲的張小姐,子宮肌瘤有七公分大,已壓迫到膀胱造成頻尿及腰酸症狀。主流醫師建議手術切除肌瘤,但張小姐對於「手術」一事心懷恐懼,希望可以找到其他的治療方法。

BOX 改變情緒就能健康
子宮肌瘤生成的原因有很多,並不是每一個肌瘤患者使用花精後,都能得到肌瘤變小甚至消失的效果。國內外很多臨床經驗告訴我們,癌症很多是與長年累積的情緒障礙有關,尤以憤怒、怨恨為主要的原因。癌症的治療有其急迫性,我並不主張拿另類醫學來做為癌症的第一線治療方法,不是我否定另類醫學的價值,也不是我認為主流醫學就一定是對的,只是現今醫病關係非常脆弱,令人感傷!但是良性腫瘤的治療比較沒有急迫性,所以我們可以嘗試不同的醫療模式;如果能在治療疾病的同時又能有附加價值,改善患者情緒及人生觀,相信那是所有為醫者衷心期盼的理想。只是所有的醫療行為、過程與結果,仍需視個案來評估。


所有另類醫學文字內容及案例介紹均為重點摘要
詳文,請至各大書局或網路書局購買(書泉出版社)九八年五月印行
劉大元醫師所著【不一樣的另類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