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似地治好我的病

個案八: 王小姐/三十四/會計/居住台北

症狀:全身關節紅腫脹痛、小腿發疳潰爛、大量掉髮、胸悶、胸痛。

奇蹟似地治好我的病

我罹患了紅斑性狼瘡

十年前我二十三歲,第一次感覺到全身關節紅腫脹痛,起先我一直沒去理會它,

也沒有到醫院求診,後來因為腳痛
到完全無法蹲下,我才去一家醫學中心求診。

剛開始,醫師
診斷說我是因為背部有一顆纖維瘤壓迫到神經,

導致無法蹲
下,建議我開刀取出纖維瘤,我便依照醫師建議開刀,

但纖
維瘤取出後,我的症狀完全沒有改善,背部反而更疼痛,

部的腫脹與無法蹲下的情況,始終持續嚴重困擾著我。

後來醫師會診血液科為我抽血檢查,告訴我我罹患了紅斑性狼瘡,

之後的三、四年間,我就一直在這家醫學中心長
期服用類固醇控制疾病。

這幾年除了冬天會有關節疼痛的狀
況發生外,服用類固醇的副作用也尚未顯現。

四年前,我開始發生嚴重胸悶與胸痛、頭髮大量掉落的症狀,看起來怵目驚心!

藥物副作用傾囊而出

時間,我的指甲顏色開始發黑、左眼凸出、全身水腫,即使未發生碰撞,

全身開始出現不明原因的瘀青,臉色發黑、精
神變差、整天疲憊不堪,

睡眠品質更糟,一躺下就覺得吸不
到空氣,經常睡睡醒醒,

幾乎都靠安眠藥才能入睡。至於胸
悶、胸痛的問題,

醫師為我做過心電圖與心臟超音波後,告
訴我不是心臟的問題,

因此只開給我止痛劑與消炎藥服用。


兩年半前,我的雙腿開始發黑,小腿更嚴重的變成黑紫色。

有一天,我發現我的右小腿內側無緣無故破了一個大
洞,傷口又深又大,

連肌腱都看得到。醫師說我的腳破洞,
是因為血管阻塞造成潰爛,

開始開抗凝血劑的藥物讓我服
用,再加施打通血管的針劑。

這一次右小腿的潰爛,整整醫
了一年才癒合。

沒想到右腳剛好,左腳小腿出又開始潰爛,傷口從一個變到三個,

而且每個傷口都比右腳嚴重,我從血液科,看到
整形外科,再看皮膚科,

完全無效,每天傷口都疼痛無比。


醫師告訴我,長期服用類固醇導致全身水腫,

雖然現
在看起來腎功能還是正常,但只要腎功能一開始變壞,

我就
很快要洗腎,不像一般人或許可以拖很久。

九十七年元月,醫師看我出血嚴重,終於將抗凝血劑停掉了。

長期服用免疫抑制劑的結果,導致我三十三歲就停
經。

親自體驗另類奇蹟

九十七年元月我到劉醫師診所求診,劉醫師以「傅爾電針」為我檢測。

他告訴我,心臟與腎臟功能都已受傷嚴重,
傷口是因為血液循環不良及細菌感染造成的,

如果持續服用
錯誤的類固醇,很可能馬上面臨需要洗腎的狀況。

劉醫師除
了選用正確的中、西藥物與劑量讓我服用外,

又大量補充我
所需要的維他命。另外加上以「螯合療法」清除我身上的重金屬,

總共治療四次,我的進步與改變讓我自己與家人都認
為是奇蹟!

首先,我臉上的暗黑色褪去,回復正常膚色,

其次我的
指甲顏色也由黑紫色漸漸變成正常的粉膚色。

接著我感覺到
精神體力變好,左小腿三個大傷口從潮濕潰爛變乾,

新生的
肌肉也奇蹟似的長出來了,傷口逐漸變小變淺,腰背的痠痛不再,

胸悶胸痛不見,全身的瘀青也變少變淡;最不可思議
的是,

全身的水腫也消了!劉醫師真是我人生的大貴人!



Image

疾病未被妥善控制

這個案例依我的診斷,是由於她的紅斑性狼瘡完全未被控制所導致的結果,

而我的處理治療如下:

• 傷口潰爛── 以正確的抗生素治療,再補充身體復原所需的營養素。

• 全身水腫── 正確使用藥物,使紅斑性狼瘡控制得宜,不再傷害腎臟;

並選用適合的類固醇
,讓藥物不再傷害腎臟。

• 胸悶胸痛── 運用螯合療法迅速改善胸悶、胸痛症狀。

• 睡眠不好── 選用正確的類固醇及中藥,使紅斑性狼瘡控制得宜;

並合併使用螯合療法改善
循環、改善睡眠。

• 下背疼痛── 結合中醫辯證論治方法,再加上正確的荷爾蒙療法,

背痛可很快地消失。

• 全身瘀青、牙齦出血、上消化道出血等──此乃藥物副作用,

停用錯誤藥物,再加
上正確的止血劑。

• 末梢循環不良── 用螯合療法迅速改善循環不良症狀。

而且我對血液循環不良的原因與治療的看法與主流醫
學不同。

主流醫學以抗凝血劑治療血管阻塞的問題,

結果反
而造成患者全身出血傾向增加與凝血不良,造成末梢血液循環更差,

傷口當然更難癒合。殊不知傷口癒合,除了須改善
患者的血液循環,

使用正確的抗生素控制感染外,尚需補充
足夠的營養素,

才能對傷口癒合有真正的幫助。


而胸口悶痛,中醫認為是心血管硬化造成的缺氧現象,指甲發疳發黑,

是末梢血管病變所造成,全身水腫是腎臟病
變所造成。

而腎臟病變多為腎絲球內動脈血管病變所造成
的,

三者均是血管病,這些都可以「螯合療法」治療。

中醫
云:「心主血脈,心主神志」,故合併使用一些作用在心經與心包經的中藥,

即可改善患者血管病變與睡眠的問題,上
述均為「急則治標」的治療原則。

不再需要考慮「截肢」

患者在整型外科已面臨到是否要「截肢」的關頭,其實血液循環不好表示動

脈阻塞,
所以,我使用「止血劑」先止住不正常的出血,

以螯合療法讓阻塞的動脈暢通,讓她的傷口慢慢復原,軟組織也長出來,

當然不再需要考慮「截肢」了。而整型外科建
議要「植皮」,

我們看見傷口一直在變小,所以「植皮」也
就容後考慮;

患者的恢復令我們欣喜,也是可被期待的。

在這個案例的治療過程中,「止血劑」持續在使用,與主流醫學使用「抗凝血劑」

是完全相反的治療觀念與方法,
其中只有一個方法是對的,

「醫學中心」與「診所」地位懸
殊不言可喻,我在做抉擇時,內心掙扎非常巨大,

但是當患
者傷口癒合時,我知道「我是對的」。


所有個案案例均為重點摘要
詳文,請至各大書局或網路書局購買(書泉出版社)九八年五月印行
劉大元醫師所著不一樣的另類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