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急性心肌梗塞邊緣救回

個案二:羅先生/七十一歲/公職退休/居住嘉義
症狀:冠狀動脈硬化且鈣化,頭暈、頭痛、耳鳴、胸痛、腰酸腰痛、兩膝無力。

從急性心肌梗塞邊緣救回

長年對抗高血壓病症


家族性的高血壓及心臟病,讓我父親在一次酒後因急性心肌梗塞送醫急救不治!

而存在我身上的顯性遺傳基因,使疾病在青壯年時就緊隨著我。

三十歲開始,我就因為工作及考試壓力太大,

十二指腸陸續出血過許多次,其中較嚴重的八次。

甚至必須住院治療。四十八歲時的中風,嚴重的頭昏腦漲、頭腦混沌,

讓我連最簡單的一到十都無法順利數完,完全無法記憶與思考。

之後連續四、五次的輕微中風,身體狀況及生活品質更是每況愈下!

所幸我的辛勞換得了孩子的長進,兒子唸醫學院當了醫生,也娶了個門當戶對的醫生媳婦。

但,即便兒子和媳婦都是醫生,仍然無法解決我服用高血壓藥的

明顯副作用──有時頭暈、有時膝蓋嚴重疼痛,

有時全身覺得不對勁、手腳發麻…等。

寧死不做手術!

除夕前三天,我在家中打坐念經書時,劇烈的胸痛突然來襲,前胸心臟處痛到好像要爆炸一樣!

媳婦趕緊讓我使用舌下甘油片,連續吃了三顆,才讓這種可怕的疼痛緩解。

經過一連串的檢查,診斷為急性心肌梗塞。

醫生原本想要在我的冠狀動脈中裝支架,可是過年後經過心導管檢查,

發現我有三條主動脈都嚴重鈣化與硬化,

根本無法裝支架。於是醫生告訴我:「你的情況只有兩條路可選:如果不開刀,

生命看得到盡頭;如果希望生命能延續,

唯一的途徑就是馬上做心臟血管繞道手術。」

我聽說這種手術需要切斷幾根肋骨,還要鋸開胸骨,

又要從大腿中將部分靜脈血管切除,移植到心臟取代阻塞的冠狀動脈,危險性很大!

幾經思量,我告訴兒子:「寧死也不做手術!」

他知道我不動手術的後果就是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卻也拗不過我的堅持。

就在此時,我兒子陽明大學的學長──劉大元醫師剛好有事找我兒子,

我兒子便跟他談起我的病情和我不肯動手術的決定。

沒想到劉醫師告訴我兒子,在他的診所中有一種「螯合療法」。

那……姑且一試!

到了劉醫師的診所,使用電針完成檢查後,

他看了我一眼說:「你的下眼皮發綠,表示脾氣很急,你知道嗎?」

我尷尬的點點頭,然後劉醫師更明確的指出我其餘的症狀,諸如困擾我甚久的頭暈、頭痛及耳鳴,

胸痛的位置、早晨起來會腰酸腰痛以及兩膝無力等等。

這些我尚未開口告知、甚至連我兒子都不太清楚的症狀,

卻被劉醫師一一道明,實在令我訝異!

劉醫師又接著說:「既然不手術,只能等死!既然願意等死,而且也不怕死,

事情處理起來會比較單純──就是搶時間,儘快做治療。」

我參不透劉醫師話語裡的機鋒,聽不懂我究竟要怎麼「被處理」?

只見劉醫師拿了一瓶精油在我手上塗抹,

不單滿室生香,連我的胸口、脖子及肩頸也頓時覺得輕鬆許多,

呼吸順暢,那種快要中風的感覺竟隨著完全消失。

找回生而為人的價值

後來劉醫師使用「中西醫整合療法」再加上「螯合療法」為我做治療,並教會我如何使用精油與玉磁。

他告訴我萬一急性心肌梗塞發作時,若立刻使用它們,可讓我活著被送到急診室接受急救。

當晚八點,我離開劉醫師的診所回南部,隔天我覺得自己身體有著前所未有的舒暢,心情大好,

便找來弟妹們在家裡打麻將。他們看到我,都覺得我精神健旺,前後判若兩人,實在是出乎意料!

其後每回接受螯合治療,我更是越感輕鬆。

我頻頻問劉醫師:「我要治療幾次,才可以讓我的冠狀動脈恢復正常?」

劉醫師對這個問題卻是始終不答。到了第七次治療時,

我忍不住告訴劉醫師:「我終於活得像個人了!」



Image

手術之外還有活路

今年大年初三晚上,為了一個在南部被送進急診室的親戚,我聯絡了擔任該醫院科主任的學弟。

他告訴我:心情很煩,壓力很大,因為父親被診斷為「急性心肌梗塞」。

事實上,這位學弟的爺爺同樣是因為急性心肌梗塞而驟然過世的。

學弟告訴我,初六他父親要在另一家醫院做心導管檢查,

必須馬上進行心臟血管繞道手術,否則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但他父親卻堅決表示寧死也不要開刀。

置之死地而後生

還記得那天中午他們來到我的診所時,他父親的臉色凝重、面頰發紅、眼眶發青。經過傅爾電針的檢測,

發現他有心肌缺氧、心律不整、情緒不穩定、易怒、腰酸、膝蓋無力、失眠、多夢…等症狀,

我開始與他父親及所有家人溝通病情。其實對是否會發生醫療糾紛而言,最不怕的就是

「一定會死的患者」,因為「置之死地而後生」,只要患者不死,就是醫生的勝利!

所以我綜合運用了「中西醫整合療法」、「螯合療法」,

並教會他們如何使用「醫學芳香療法」與「玉磁療法」。

翻開他的舊病歷,同樣是高血壓、心律不整、缺氧性心臟病。

學弟的父親一直問我「什麼時候冠狀動脈可以恢復正常?」

而我始終沒有回答的原因是:他來就診時已七十一歲,冠狀動脈血管硬化合併鈣化,

又有強烈家族遺傳病史,說穿了,

他們每一次的治療都被我視為「救命的治療」,而不是「預防性的治療」。

我想直到心臟電腦斷層的追蹤檢查改善之前,我都不能掉以輕心,

也不會給任何的承諾,唯有一步一腳印,小心翼翼。

時至今日,我相信他已脫離立即死亡的危險。

後來我學弟告訴我,當天搭高鐵北上時,他的父親感覺好像要中風一樣;可是隔天,

他父親對自己身體的感覺卻是:「判若兩人!」我聽了很為他高興,

但我仍告訴他:「急性期並沒有過去,你仍須小心。」

之後,每週兩次的治療,讓患者的情況日益改善,

到了第三週時他告訴我:「我現在在家裡上下樓梯,腳步輕快、膝蓋有力,腰也不再酸痛了!

預防醫學追求的理想

上消化道出血是國人常見的疾病,多因為上消化道潰瘍所造成。

上消化道潰瘍分為兩種:一為胃潰瘍,另一為十二指腸潰瘍。

西醫的看法是:胃潰瘍容易惡性化,而十二指腸潰瘍比較不易惡性化,

多與情緒壓力有關,好發於年輕人。

中醫則認為:心經與小腸經為表裡經,十二指腸屬於小腸,

又心主神志,故可知「心」、「小腸」、「神志」是相關連的。

病患從年輕時,十二指腸就陸續潰瘍出血多次,當時已可預知心臟遲早可能會出現問題,

這與年老時急性心肌梗塞竟有如此大的關連。

衝冠一怒為支架

事實上,使用「螯合療法」在治療心絞痛、心肌梗塞等

缺氧性心臟病或心律不整,無論是國外的報告或者是我自己的臨床經驗,都有相當神奇的效果!

自從我自己心肌梗塞之後,使用「螯合療法」讓我身心同感進步,外表還有變年輕的感覺!

這是所有親友在久未看到我後,再見面時共同的「驚訝」反應。


所有個案案例均為重點摘要
詳文,請至各大書局或網路書局購買(書泉出版社)九八年五月印行
劉大元醫師所著不一樣的另類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